閱讀文章

因果報應錄(不淫善報類)

[日期:2006-01-16] 作者:唐湘清居士  閱讀:


因果報應錄

  第五篇  不淫善報類

  01  雨夜的奇遇

  浙江杭州有一位柳先生,自幼好學深思,平日手不釋卷。因為用功過度,缺少運動,雖然年齡只有二十餘歲,但背部已微微的彎曲,蒼白的臉上,架上一副深度的近視眼鏡,一望而知是個曾經用過一番苦功的文弱書生。

  有一天,柳君外出訪親,傍晚返家,行至中途,忽然狂風四起,大雨傾盆。那地是僻靜的荒野,附近沒有村落,也沒有一戶人家,到何處去躲雨呢?東張西望,發覺不遠的荒園內,有一座小小的涼亭,他就飛也似的奔到亭中去躲雨。

  當他走進亭內,看見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婦,也獨自的坐在那婺雨。柳君雖是正人君子,平日守身如玉,但人非木石,到此關頭,也覺歡喜起來,不禁怦怦然為之心動,陡然間腦海中記起了平日讀過一首戒淫歌的幾句:「萬惡淫為首,死路不可走,天配夫婦緣,淫孽可造否!」澎湃的心潮,竟因戒淫歌的警惕而平靜下來。就在亭中正襟危坐,閉目觀心。

  這時少婦也已發覺有人走進亭來,一看是位青年的白面書生,深恐遭受麻煩,不覺窘迫起來。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的,那位文質彬彬的小白臉,在夜色蒼茫別無第三人的小亭中,面對著這樣豔麗的少婦,不僅並無不規矩的行動,連看也不看她一眼。少婦很覺奇怪,心媟Q:「像我這樣的美麗,平日到街上去,男人們常常呆呆地看我看得出神,可是目前這位青年,卻對我視若無睹,不知是什麼道理?」再看看那青年呆苦木雞的坐在那堙A一副傻頭傻腦的書呆子樣子,很覺好笑,不由自主的輕輕地笑了一聲。

  柳君正在盤膝靜坐之際,忽然聽到少婦輕輕一笑,他竟自作多情,誤認為少婦看上了他,對他很有意思,因此他本已平靜的心湖,又起了一陣波動。可是柳君平日看了一些善書,畢竟還有修養,當情欲正要萌動的時候,因果的道德觀念就會立即起而壓制。

  風不斷呼呼的吹,雨滴滴不停的打,深夜的涼風,從四面八方吹入亭中,他與她都冷得打著寒噤,二人下意識都不約而同的想:「兩個人如能擁抱在一起,豈不是可以增加溫暖,驅除寒冷嗎?」當他這樣想的時候,又覺得這樣想法太危險了,火鍋地獄的想法,要不得,馬上剷除!

  接著他又繼續轉念的想:「這樣的奇遇,誘惑性實在太強大,戒淫歌的古訓,恐將失去效用,因果律的警告,只能壓制一時,長夜漫漫,如何能持久的不動淫念呢?是否還有不動淫心更好的法寶呢?有,有,有,忽然想起了從前一位老和尚傳授給他四覺觀的法門。」

  於是,他又閉目靜坐,臨時修持四覺觀,作著下列的觀想:

  一、默想清晨睡起,兩眼朦朧,未經盥漱,此時滿口粘膩,舌黃堆積,甚是污穢,當念絕世嬌姿,縱具櫻桃美口,而脂粉未敷之先,其態亦當爾爾。

  二、默想飲酒過度,五內翻騰,未久忽然大嘔,盡吐腹中未消之物,餓犬嗅之,搖尾而退,當念佳人細酌,玉女輕餐,而杯盤狼籍之時,腹內亦當爾爾。

  三、默想臥病以後,面目黧黑,形容枯槁,又或瘡癰腐潰,膿血交流,臭不可近,當念國色芳容,縱或年華少艾,而疾苦纏身之日,形狀亦當爾爾。

  四、默想通衢大廁,屎尿停積,白蛆青蠅,處處繚繞,當念千嬌百媚之姿,任彼香湯浴體,龍麝熏身,而飲食消融之後,所化亦當爾爾。

  柳君實行了以上的四覺觀後,頓覺對於身旁的少婦,毫無興趣,身心清涼,得未曾有,從此恍悟欲火是一件苦事,清心息欲,才能獲得身心無上的清涼愉快。

  二人坐到天明,始終默默未發一語,這時天空中的風,已不像昨晚的怒號,吹得很柔和,雨也漸漸的停了,大地一片寂靜,寂靜得像柳君澄清無波的心一樣。柳君與少婦,就在這樣寂靜的空氣中,各自離開亭中回家。

  少婦回到家中,對於途中亭間遇見的那位陌生青年,不欺暗室的高尚品德,內心深為欽佩,就將雨途中在荒園亭間過夜避雨的情形,一五一十講給丈夫聽。哪知她的丈夫王先生,偏不相信世風日下的社會,還有這樣的真君子。他認為青年男女在荒園亭中過夜,又沒有第三人,不幹不清不白的事,那是不可能的。竟大吃幹醋,大發雷霆,責罵自己的妻子是賤貨。雖經少婦苦苦解釋,力辯不僅沒有不規矩的事,連話也沒有交談一句。可是她的丈夫反而認為不近情理,責罵妻子不該在亭中避雨,無論如何大雨,也應冒雨回家,一口咬定那位陌生青年已與妻子幹了不清白的事,鬧著非離婚不可,少婦有口難辯,只得被迫與丈夫離婚。

  這年秋天,柳君參加鄉試,雖然他平日讀書很用功,但因用功過度,身體衰弱,所以考試時寫的文章,因精神萎靡而文思枯竭,考得很不理想,當考官閱卷時,認為他的文章不佳,決定不予錄取,已將他的文卷置於廢卷中。哪知第二天整理準備予以錄取的試卷,竟發覺柳君的考卷仍在其中,很覺驚異,復細閱其文,還是認為不夠標準,再予置在廢卷中。後將可以錄取的考卷,呈給主考官時,發覺柳君的考卷又在內,心想這位考生一定積了陰德,就把他的考卷一併呈薦,竟中第七十一名而登金榜。

  柳君考中以後,某日晉謁考官,恰巧那位少婦的丈夫王先生也是同年考取的,亦同時在座,考官談及柳君幾乎落第,而仍予錄取的經過,問他究竟積了什麼陰德?柳君心想平日別無其他善事,惟有那次避雨時的見色不淫,尚覺良心上有很大的安慰,就將當時的經過情形,原原本本的說出來。考官聽了,深為欽佩。在座的王先生,臉色突然變了,既慚愧,又悔恨,慚愧的是不該把君子當小人,悔恨的是不該貿然強迫妻子離婚。連忙站起來向柳君作了一個揖,說道:「柳年兄!我錯了,我錯了,大哥那次雨夜所遇的少婦,就是拙內,當拙內返家後,把經過的情形告訴我,我竟不相信天下有像大哥這樣的真君子,反把君子當作小人,一時誤會氣憤之下,強迫妻子離婚,剛才聽到大哥講述當夜經過,方知大哥與我妻子,確實是清白的。現在我深深懺悔過去的錯誤,並向大哥謝罪。」

  考官聽了他們二人的談話,就向王君說:「現在既已證明你妻子的清白,誤會冰釋,你應該迎接你妻子回家,破鏡重圓。」王君點首稱是。回家以後,就到岳家去迎接已離婚的妻子,恢復婚姻關係,返家團聚。王君這次應考,不僅金榜題名,且在無意中巧遇柳君,證明了妻的清白,而獲重圓破鏡。因此王府全家,人人笑逐顏開,充滿了愉快的氣氛。他們因為欽佩柳君高潔的人格,決定請柳君到家中來吃飯以表敬意。

  柳君應邀至王府吃飯,這時王君的胞妹,正是待字閨中,綺年玉貌,秀外慧中,她看到柳君高雅的風度,一見傾心,向她哥哥王君表示,願意嫁給柳君。從此柳王二家,互結秦晉之好。柳君在金榜題名之後,還獲得才貌雙全的如意眷屬。善人的後果,怎得不令人欣羡呢!(取材自壽康寶鑒)

 

  02  鞋子的疑雲

  陸修,是明代一位品學兼優的儒者,受浙江臨安馬指揮使的禮聘,擔任馬府的家庭教師,專教馬家的兒子馬驥良誦讀四書。

  馬指揮使是一位武官,幼時讀書不多,深感沒有學問的痛苦,所以對兒子馬驥良的期望甚殷。因此對老師的待遇很優厚,禮敬很隆重。

  陸老師的膳宿,都由馬府供給。馬公館的人口眾多,除了家中兒女以外,還雇有年青貌美的婢女,袒胸豐滿的奶媽,鶯鶯燕燕,魚貫雜遝。陸老師雖是不到三十歲的壯年,但置身其中,終日正襟端坐,從來沒有非分之想。

  馬公子驥良讀書之餘,陸老師常對他講述孝悌忠信的故事,娓娓不倦。老師常常對人說:「兒童啟蒙時期,是聖功的開始,所以兒童教育,關係於終身的成敗。一定先要正其心性,而後教其文藝,倘若始基不正,即使將來才華蓋世,但大節有虧,也是很危險的。」馬指揮使夫婦對於陸老師這樣盡心教育他們的兒子更益欽佩,禮敬愈恭。

  有一年深秋,氣候驟冷,陸老師患了感冒,全身發冷,臥病床褥。馬太太知道老師患了寒疾,深恐老師床上的棉被太薄,就命婢女送去一條新的厚棉被,不知怎的,馬太太一雙繡有紅花的小腳鞋子,誤捲於棉被之內,當婢女把棉被送到老師的床上時,那雙太太的女鞋掉在老師床下,老師及婢女,都不知道。

  第二天,馬指揮使前往老師臥室問疾,發覺自己太太那雙繡有紅花的女鞋,赫然在陸老師的床下,這使馬老先生大起疑惑,立即離開老師臥室,向妻子大興問罪之師。詰問妻子說:「你那雙繡有紅花的鞋子到哪里去了?」馬太太看到丈夫氣憤憤地追問她的鞋子,不知是什麼原因,更不知自己那雙紅花緞鞋會給婢女誤捲入送給陸老師的棉被中,所以在她臥房中尋找那雙鞋子,遍覓不著,馬指揮使看到太太那副窘迫的樣子,更確認太太已與老師發生了曖昧行為,不禁怒罵妻子說:「你這無恥的女人,你的鞋子怎麼跑到老師的床下去了?這是你淫賤的證據,今天你要賴也賴不掉。」

  馬太太聽到自己的鞋子發現在老師床下,不禁大吃一驚,連忙解釋說:「陸老師是一位篤守孔子聖道的君子,我豈敢與他發生不正當的關係。如說我的那雙紅花緞鞋發現在老師床下,我也想不出什麼原因。」沈思了片刻,又繼續說:「前天老師病了,我怕老師床上的棉被太薄,曾囑婢女送去一床新棉被,倘若我的紅花緞鞋真的在老師床下發現,那可能是誤捲在棉被中帶進去的。」可是把婢女叫來問明當時送被的情形,婢女卻說沒有看到太太的鞋子,因此馬指揮使更確認老師與太太發生了不正常的關係。

  「什麼聖道?什麼君子?陸某原來是一個口中孔子,心中盜蹠的偽道學,我要揭發陸某的虛偽,剷除這個士林敗類。」馬指揮使自言自語的說,他越想越氣,氣得頭頂冒火,眼睛發紅。

  他終於想了一個辦法,又把婢女叫進來,唆使婢女偽稱奉太太之命,邀陸老師幽會,自己帶了一把鋒利的刀,候在老師臥室門外,準備老師應邀外出時,把他殺掉。

  婢女奉主人之命,在當天晚上,到老師臥室門外去敲門,嬌聲滴滴的說:「老師的病好了嗎?」陸老師回答說:「我的病好了,謝謝你!」婢女接著說:「今夜指揮使出外應酬去了,要很晚才能回來,太太很想念你,命我請老師到她臥室去敘敘。」老師聽了大怒道:「這是什麼話?指揮使不在家,我怎麼可到他太太的臥室去敘敘?你這樣胡說八道,明天告訴你主人,一定要打死你!」雖然老師這樣堅決的拒絕,可是馬指揮使的滿腹孤疑,並沒有因此消釋,他又強迫妻子再來向老師親自邀請。

  接著,馬太太被迫親往老師臥室門外,輕輕敲門,低低的喊道:「老師!兩天不見你了,想念得很,今晚指揮使外出應酬,我一人很寂寞,請老師陪陪好嗎?」老師回答道:「我承貴府聘為教師,怎可冥冥中喪失我的人格呢?賢夫身為朝廷的官吏,一生的名譽,要給你喪盡了。」太太仍堅請開門,老師更嚴肅的說:「這門是生死的關頭,人禽的界線,今晚我決不開門,請速回步!」

  指揮使在暗暗中聽了老師以上的答話,狐疑冰釋,盛怒頓息,才深信老師決不是偽道學,確是真君子,立即把手中預備殺老師的利刀丟棄了。

  陸老師受了婢女及馬太太的糾纏,深覺人格受了侮辱,決定不再繼續在馬府任教。第二天早晨,就藉故辭職,馬指揮使頗感慚愧,向老師解釋送被捲鞋的誤會,叩頭謝罪。

  第二年,陸老師考中進士,後來官至大理正卿。(取材自漁洋夜談)

 

  03  錢翁

  錢翁是毗陵(現在的江蘇武進縣)地方人,年紀已經過了半百,還沒有兒子。想到民間俚歌說:「三十無子平平過,四十無子冷清清,五十無子無人問,六十無子斷六親。」這說明一般普通的凡夫,如果沒有子嗣,常會感覺寂寞的痛苦。錢翁雖是一位忠厚長者,但並不是學佛解脫的人,那麼對於因無子而引起痛苦,自然亦不能例外。

  同縣有一姓喻的老人,家境極為貧苦,因為人口眾多,負債累累,債主紛紛上門索討,可是喻家的妻子兒女,都在凍餒中,怎麼有錢還債呢?可憐的喻老,竟因此被捕到官堨h。喻的妻女在萬分困苦中,就向錢翁求救,錢翁很同情喻家不幸的遭遇,問明他們欠債的數目,替他們如數償還,自己不收借據,從此喻老獲得釋放,全家脫離苦厄。

  喻老感激錢翁救助的恩德,帶著妻女到錢家去道謝。錢翁的妻子,看到喻老的女兒,正是十六歲的豆蔻年華,容貌生得很端正,心想自己不能生育,害得丈夫遭受無子的痛苦,不能解決,很覺得對不起丈夫,如能把這小姑娘娶來做丈夫的妾,就能解決錢家的子嗣問題。她把這意思向喻老夫婦說明,喻夫婦竟欣然同意了。

  社會上一般好色之徒,常常藉口妻子不能生育而納妾。可是錢翁不是這樣的人,他對妻子的好意,極端反對。他嚴肅的說:「乘人急難而納其女為妾,那是不仁的事;我的本意是行善,倘若藉此機會而漁色,那更是不義的事。我已是年逾半百的老翁,怎麼可糟踏人家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呢!我寧可沒有兒子,也不能做這樣缺德的事。」喻老夫婦看到錢翁如此高義,更加感激涕零,拜謝而退。

  這一天夜間,錢翁的妻子,夢見觀音菩薩對她說:「你的丈夫陰德很大,應該賜一個貴子給你們。」不久,錢妻受孕了,過了一年,竟老蚌生珠,產下一個又白又胖的兒子,錢夫婦喜出望外,給兒子題名叫「天賜」。那兒子成人以後,曾做到都御史的官職。(取材自壽康寶鑒)

 

  04  不可不可

  陳醫生是江西省余幹縣的一位良醫,他不僅有精湛的醫術,且有高尚的醫德,對於病人的呻吟,常如己饑己溺,尤其對於貧病,不收診金,有時還贈送藥物,所以當地的人,都稱譽他是陳菩薩。

  有一個姓張的病人,家庭一貧如洗,可是卻患了富貴的肺癆病。全家陷於愁霧苦雲中,幸經陳醫生悉心診治,服藥數劑,轉危為安,連續診治數月,才漸漸的完全恢復健康。陳醫生沒有收過分文診金,還幫助了不少藥資。這樣救命再造的恩德,張某全家感謝的心情,真不是筆墨所能形容的。

  某日,陳醫生到遠地去診病,回家的途中,天色已暮,經過曾為醫愈肺癆的張宅,被留在張家住宿。臨睡的時候,張太太忽然跑進房來,擠眉弄眼地對陳醫生說:「親愛的陳先生,你救活我的丈夫,恩同再造,我們沒有什麼報答你,今晚我願奉獻我的肉體,以報宏恩於萬一,這是我婆婆的意思,陳先生如不嫌我醜陋,就請接受吧!」

  陳醫生雖是一個修養有素的人,畢竟人非木石,孰能忘情!深夜遇到這樣花容月貌的少婦,自己跑進房來,不禁飄飄然心旌蕩漾。正在行將墮落的危險關頭,他猛然想起古德戒淫文中這樣說:「即使邪緣湊合,忽喪良心,惟以慧力照之,正念持之。當念自心之良知,炯炯然其在我也;虛空之鬼神,森森然其鑒我也;頭上之三台北斗,赫赫然其臨我也;家中之灶神,身上之三尸,凜凜然其伺我也。天堂之福樂,一轉瞬而可登;地獄之苦輪,一失足而將入。臨崖勒馬,苦海回頭,於萬難自持之時,存一萬不可犯之想。」

  想到這堙A他憬然而悟,凜然而懼,突然大呼「不可」。哪知張婦不肯罷休,上前擁抱,使陳醫生急得滿身出汗,又連忙的大呼:「不可!不可!」並把張婦推開,取筆在紙上連寫「不可,不可,不可」。雖然理智促使他連連的不可,但女人的魅力太大,還不能完全抑制衝動,因此他又連呼:「不可二字最難,不可二字最難」,一直到天明,他保持著清白,沒有犯淫行。

  光陰像流水般的過去,陳醫生有一個兒子,漸漸的長大,轉眼是二十歲的翩翩青年了,某年,他兒子參加秀才的考試,考官評閱文章,並不愜意,準備不予錄取,可是奇怪得很,下意識中好像聽到天空間喊著:「不可」,就把那篇文章取出複閱,仍覺不滿意,還是不想予以錄取,忽然又聽到天空中喊著:「不可,不可」,因此再把那篇文章取出來重閱,一看還是不行,決定不予錄取,忽聞虛空中大呼:「不可二字最難,不可二字最難」,再把那文章取出來仔細評閱,竟發覺尚有可取之處,陳醫生的兒子,因此榜上有名了。事後考官把閱卷經過講出來,陳醫生深信是他不淫所積的陰德。(取材自德育古鑒)

  05  將軍功成不好色

  程顏賓是一位勇敢善戰的軍人,當他率兵攻下寧縣的時候,部屬們為了慶祝勝利,在民間物色了三位年輕貌美的小姐,獻給這位戰功赫赫的將軍,當時他雖喝醉了酒,但並沒有喪失理智,面對如花如月的絕色佳人,並沒有動一絲一毫的邪念,他莊嚴和藹的對三位小姐說:「你們都好像我自己的女兒一樣,我應當保護你們,怎敢違背良心,妄想侵犯你們呢?明天我一定通知你們的家長,領你們回去。」說罷,令部屬把三位小姐妥善的安置一室。第二天早晨,立刻尋訪她們的父母,把他們的女兒分別領回家中。

  當地的民眾,對於這位人格高尚的軍官,都十分愛戴,樹立了真正英雄不好色的正確觀念。因為他的聲譽日隆,深為上級器重,不久升任巡察使。享壽九十三歲,臨終以前,預知時至,告別親友,含笑而逝。他有幾個兒子,都很顯達。(取材自感應篇彙編)

 

  06  不呼小貓喜大茅

  明代有一位讀書人,姓茅,名鹿門。在二十餘歲的時候,求學於浙江省余姚縣,住在邑廟前錢姓家中。錢家有一婢女,豆蔻年華,活潑可愛,並且情竇初開,對於茅鹿門這位單身的白面書生,不由自主的在她心中起了愛苗。

  有一晚上,茅鹿門正在燈前讀書,忽然聽到婢女在他書室外面叫著:「貓咪咪!貓咪咪!」他因為讀書讀得津津有味,不願分心,所以起先沒有睬她。可是那婢女還是「貓咪咪!貓咪咪!」的叫個不停。他覺得奇怪起來,把書本合上,站起來對婢女說:「夜深了,你貓咪咪的叫個不停做什麼?難道有魚給貓吃嗎?」婢女聽了,格格的大笑,輕佻的說:「茅先生真是書呆子,我老實告訴你:我不是呼喊小貓,我實實在在的喜歡大茅呢!」他一聽這話不對勁,知道婢女是在挑逗他,就正色的說:「我父親命我遠出讀書,對我期望甚殷,我一定要學業有成,才能報答我的父親。如果學業未成功名未就,在外面亂談戀愛,或與你有非禮的行為,那麼他日回去,叫我有何顏見我父親!更有何顏見你主人呢!」婢女聽了,知道茅鹿門是一位專心讀書的好人,無法挑逗,只得羞慚而退。從此婢女斷絕了心中緋色的愛念,轉為對他純潔的欽敬。

  後來茅鹿門果然學業有成,考中了嘉靖戊戌榜的舉人,官至副使,享壽九十歲而終。(取材自壽康寶鑒)

 

  07  張文啟不淫得賢妻

  張文啟是福建人,有一年,閩地土匪犯境,他為了逃避匪難,與朋友周君一同避入山洞中。當他們進入山洞後,發覺洞中有段蜿延曲折的路,堶悸嶀鴔葀芋A落葉繽紛,宛如世外桃源。他們放大膽子向前走,一路上沒有遇見一個人。哪知走到路的盡處,忽然發覺路旁石凳上坐著一位美麗的少女,二人不覺大為驚喜。可是少女看到了他們兩個陌生男人,極為恐慌,急急忙忙的要逃出山洞去。

  他們二人實在不願意少女離開,事實上那少女如果獨自逃出山洞,反而有遇著土匪的危險。張文啟就高聲的喊著少女說:「小姐!小姐!你不要逃,你不要逃!我們都是當地的忠厚老實人,也是為了逃避匪難而來此,決不會對你不規矩的。」少女聽到張文啟說話的聲調,誠懇而和善,知道不是壞人,就放心下來,同時自己也覺得逃出山洞,恐怕反有遇匪的危險,就停止著不逃,回過頭來與他們聊天了。

  那位小姐從容的坐定下來對他們講述自己逃難的經過。原來她起先是與父母一同逃出,後來因為在途中遇著土匪,各自逃命,因此與父母逃散。三人談談說說,也就不覺寂寞。

  張文啟確是規矩老實的好人,心中只想如何保護那位與父母逃散的少女,絕對沒有邪念,可是同行的周君,不免有些色迷迷的,到了中夜時分,屢次企圖非禮少女,都經張文啟強力阻止,少女幸未被汙。

  第二天早晨,張文啟拉著周君一同走出山洞,藉詞出去探聽消息,其目的是把周君拉開,使那少女安處,不受糾纏。出山後知道土匪已經離境,就邀同村中父老,到山洞中把少女領出,並問明其父母堜m,托村老送這位小姐安返家中。

  過了不久,少女的父親黃老先生,央人至張家說媒,因為感謝張文啟的恩德,辦了很豐富的嫁妝,把那位美麗的小姐嫁給他。結婚後夫唱婦隨,生活極為美滿,後來生了兩個兒子,長大後都狀元及第。

  佛經上說:「不邪淫者,得如意眷屬報。」以上昭彰的事實,豈不是佛經最好的註解嗎?(取材自感應篇彙編)

 

  08  缺損陰德最難修

  唐皋,是安徽歙縣人,在青年時代,只知孜孜矻矻用功讀書,腦海中從來沒有考慮追逐異性的事,可說是一位標準的模範青年。

  鄰居有一位小姐,對唐皋頗為愛慕,常常藉故跑到他的書房去,與他親近,甚至公開約他幽會,都經他嚴詞拒絕,他為了避免小姐的糾纏,在書房讀書的時候,就把房門關鎖起來。

  有一天晚上,唐皋正在書房燈下讀書,那位小姐又到書房門外來敲門,他就高聲讀書,裝作沒有聽到門聲。可是小姐不肯罷休,又跑到書房的窗前去,用舌把糊窗的紙舐破,從破損的紙洞中,望著書房中的唐皋,向他調笑,他沒有辦法,只得站起來向她敷衍說:「小姐!真對不起,今天我沒有空,請你明天再來。」

  第二天,唐皋把破損的紙窗糊補好,並在紙窗上題著如下二句:「舐破紙窗容易補,缺損陰德最難修。」當晚小姐果然又來窗前,看到紙窗的破洞已補好,而窗紙上題著上面二句話,心中頗感慚愧,便自動的不再吵鬧他,靜悄悄的回家去了。

  附近寺院中有一位和尚,常常在唐皋家中門前經過。一天晚上和尚夜歸,又途經唐宅,看到門前懸著一塊狀元匾,左右懸著二盞紅燈,左燈寫著「舐破紙窗容易補」,右燈寫著「缺損陰德最難修。」可是再欲凝神細看時,匾與燈忽又不見,和尚感覺大大的奇怪。

  第二天,和尚跑到唐宅去看唐皋,告訴他昨晚在門前遇見的事。唐皋就指著紙窗上題的那二句,並說明其原由。和尚始恍悟昨晚所見門外的紅燈,是唐皋善心感應的神火。不禁驚歎的說:「窗前題語,門外懸燈,感應之機,捷於桴鼓。」並且進一步慰勉他說:「像你這樣高尚的道德,前途一定未可限量。」過了一年,唐皋果然考中狀元,名聞天下。(取材自安士全書)

 

  09  靳老師拒不納妾

  靳瑜先生,江蘇省鎮江縣人。在金壇縣設塾授徒,平日誨人不倦,是一位道德文章極受人們尊敬的好老師,他結婚已二十多年,可是夫人一直沒有生育,因此靳老師雖年逾半百,奈何膝下尚虛。

  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,在中國人的腦海中,兒子是多麼的重要。因為我們中國人重視祭祖,如果沒有兒子,不僅自己死後,永遠無人祭祀,且自己以上的歷代祖宗,也將香火斷絕,這是一件多麼嚴重的事。

  中國民間有首歌謠說:「三十無子平平過,四十無子冷清清,五十無子無人問,六十無子斷六親」,現在靳老師已年逾半百,再過幾年就是六十歲,如果一直這樣沒有兒子,豈不將要六十無子斷六親了嗎?

  普通一般情形,做妻子的人,都是反對丈夫納妾。可是靳太太不忍看到靳家香火斷絕,極力鼓勵丈夫討個小老婆,藉此彌補內心的歉疚。她對靳老師說:「我嫁到你們靳家二十多年,沒有替你們靳家生個兒子,抱歉萬分,真使我日夜不安,為了靳家祖宗的香火,你應該討個小老婆,生個兒子,才對得起你們靳家的祖宗。」

  靳老師的看法與太太不同,他說:「所謂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,其真正的意義,是教我們生在世上,要好好的培植後一代,這才是真正的有後。如果生了兒子,不知好好的教養,變成貽害社會的敗類,反而羞辱祖宗,試問那樣可算孝順嗎?我雖沒有兒子,可是我當老師,善盡職責,教育青少年,成為國家有用的良材,這樣才是真正的有後,對得起祖宗。何況有沒有兒子,都是命中注定的,倘若命中沒有兒子,即使討一百個老婆,也不會有兒子。」

  靳老師不納妾的態度,十分堅決,妻子屢次的勸告,都沒有使丈夫動心。靳太太因勸告無效,她就想乘丈夫不在家時,把人家的姑娘接到家中來住,再寫信叫丈夫回家,這樣造成既成事實,丈夫諒必無法拒絕了吧?

  同村有一貧苦家庭的姑娘,芳齡十八,面貌娟秀,身體健康。靳太太認為是丈夫娶妾的好物件,出資把那小姑娘買到家中來,並函促靳老師立即回家。

  靳老師接到家信,從金壇回到鎮江,趕到家中。進門以後,看到房間中擺著滿桌的酒菜,更有村中那位十八歲的大姑娘,穿著大紅衣服坐在桌子旁。

  靳太太滿面笑容對先生說:「今天是你納妾的黃道吉日,坐下來與新娘子暢飲一杯吧?」這時靳老師羞窘得滿面通紅,不知所措。

  靳太太看到先生十分羞窘,以為是自己在場,先生不好意思。她就退出房間,並把房門鎖上,希望房間中只剩他們兩個人,可以成全先生的好事。

  靳老師獨自面對如花似玉的十八歲少女,不僅毫不動心,且對太太這樣的舉動,十分憤怒。急欲離開房間,可是房門已被太太鎖上,怎麼辦呢?他就打破窗戶,跳牆而出。

  太太睹此情形,十分著急。對先生說:「我拿出大部分的私蓄,花了很多錢,好不容易替你買到這樣美麗的姑娘,我這樣犧牲自己,完全為你們靳家著想,你怎麼不知好歹,為什麼不陪著新娘子好好喝酒歡樂呢?」

  「娘子!你的一番好意,萬分感謝,可是我年老多病,姑娘年甫十八,平日她遇見我時,常常呼我靳公公,我怎能忍心娶她為妾呢?我們應該助她嫁一個年齡相當的好丈夫才對。至於你拿出很多私房錢把她買來,我可如數賠償給你。請你立即把她送回去,恕我萬萬不能接受。」靳太太聽了丈夫這番話,知道無法勉強,只得把那女孩子送回娘家。

  奇蹟終於出現了。這位二十多年沒有生育,年已四十出頭的靳太太,不久忽然受孕,次年生了一個兒子,就是長大後位至宰相的靳文僖公。大家都認為靳老師的德行,感動了天,因此上天賜他一個貴子。(取材自懿行錄)

 

  10  謝文正公不汙少女

  明人謝文正公,名遷,自幼聰慧好學,飽讀詩書,早有文名。青年時代曾在毗陵(現屬江蘇省武進縣治)某家設館授徒,由於他品行端正,教學認真,頗受學生家長們的崇敬。

  主人家有一女孩,豆寇年華,亭亭玉立,正是情竇初開的時候。平日看到謝老師眉清目秀,文質彬彬,舉止脫俗,心中早已種下了愛苗。奈何父母管教極嚴,在那男女授受不親的時代,即使在男老師與女學生之間,也要保持相當的距離,因此那位女孩,簡直沒有與謝老師單獨接近的機會。

  有一天,父母都因事出門,只剩女孩及謝老師在家。女孩認為這是難得的機會,就以請教書本中難解的字句為由,單獨跑進謝老師的房間。等到難字解釋完畢,女孩還是含情脈脈的不肯離開。

  多情的女孩,終於情不自禁的坐到謝老師的身上去了,經謝老師用力推開,女孩反而緊緊的抱住不放。並且嬌聲滴滴的說:「我的父母都已出門,很久才會回來,因此我想與老師親熱一番。」謝老師聽了大怒,厲聲呵叱,終於使女孩向後退卻。

  謝老師對她正色教訓說:「你是一位尚未出嫁的千金小姐,應知童貞的可貴,珍重自己的童貞。倘若未嫁而失身,壞了名譽,失去清白,將使未婚的男人們對你失去興趣,可能造成你嫁不出去的後果。即使出嫁,丈夫發覺你非完璧,也會影響夫妻的感情,成為終身的遺憾,使你父母及夫家,都無顏面。」女孩看到謝老師這樣堅決的拒絕,只好羞愧的退出老師臥室,過了不久,謝老師另有他就,辭去在某家的設館,從此斬斷女孩的情絲。

  大凡見色不亂的人,一定是具有高度理智,能夠控制情感,不易衝動,謝文正公就是這樣的典型人物。正因為理智堅強,故能身心清淨,專心於學業及事業,因此在事業上必有很高的成就。後來謝老師在成化乙未年考上了狀元,從此事業扶搖直上,最後升到宰相的高位。由於良好的身教,兒子也很優秀,他的兒子謝丕,也曾位至宮侍郎的官職。

  俗語說:「萬惡淫為首」。破壞少女的童貞,更是萬惡中的尤惡者。我曾在報上看到一篇有關婚姻問題的文章,說起美國一位婚姻問題專家某博士的調查報告,婚前曾與他人發生性關係的女人,婚後的婚姻生活,百分之六十以上是不美滿的。可知在男女關係比較開放的美國社會,多數人尚且重視男女關係的第一次。因此少女們要珍重自己的童貞,不要偷嘗禁果;男人們應知破壞未婚少女童貞,是最缺德損德的事。本篇謝文正公的美德,可說是男人們最好的榜樣。(取材自壽康寶鑒)

 

  11  莫文通救人不受色情酬

  明代莫文通,是江蘇省松江縣人(松江縣古名雲間),世居縣城外二里涇,他雖然是一位耕種為業的農夫,但秉性仁慈,平日克勤克儉,樂善好施,頗受鄉人的愛戴。

  松江縣靠近上海,有一年,他操舟赴上海鄉下購買稻種,舟泊黃浦江,忽然聽到少女大呼救命的哀哭,一聲一聲傳入他的耳鼓,聞之至為淒慘。他抬頭遠望,看到有兩個大男人,把繩子捆綁著一位年約十六七歲的少女,雖經少女呼救掙扎,可是那兩個男人卻要用力把她推到黃浦江去。

  莫文通目睹此情,頓生惻隱之心,急忙搖著自己的船,向前直駛。向那兩個男人詢問說:「這樣一位好好的女孩子,你們為什麼要把她推到黃浦江去呢?」

  兩個男人回答道:「不瞞先生說,這位小姐是我們主人家的女兒,主人因為她與附近鄰居的男人通姦,羞辱了清白的門風,因此命我們把她丟到黃埔江去,我們也不忍這樣,可是主人的命令,無法違抗,所以不得不如此。」少女聽了,更加號啕大哭起來,大呼:「冤枉呀!冤枉呀!太冤枉我了!救命!救命!」

  莫先生聽了,對那兩個男人說:「我看這位大小姐,相貌端莊,不像不規矩的壞女孩,她父親誤會她與壞男人通姦,可能出於不實的謠傳,她父母都沒有親眼見到女兒與人通姦,怎可武斷的冤枉她呢?何況即使確有其事,也應原諒她年少無知,受人誘騙,一時糊塗,現在你們要把她丟入黃浦江中,置她於死地,未免太過分了吧?」

  兩個男人說:「那麼先生,你看應該如何處理呢?」

  莫先生說:「她的父母不要她,讓我收留她吧!」說著,從錢袋中掏出二十兩金子,交給那兩個男人,作為收留女孩的條件。兩個男人立即把捆綁在女孩身上的繩索解除,交給莫先生的船上。

  女孩從死亡線上獲得拯救,到了莫先生的船上,內心覺得十二萬分的感激,向莫先生叩了很多的頭,表達內心的謝意,並願以身相許。

  這時已是夕陽西垂的傍晚時分,在天色昏黑的小船上,只有莫先生與女孩二人。他看到女孩感激得願意以身相許,不僅毫不動心,且覺得殊為不妥。

  莫先生對女孩說:「我不忍看到你受了冤屈而死,所以義不容辭的前來救你,並不是看到你年少貌美而收留。你雖願意以身相許,我是絕對不敢當的,還是送你回家去吧!」

  女孩聽後,哭泣著說:「我的父親很凶,如果回家,一定會受到父親的毒打,我是不敢回去的。先生!請你救人救到底,請你把我帶到府上去,我願意盡心盡力的終身侍候你。」

  莫先生說:「父母都有愛護子女之情,雖然你的父親很凶,只是一時的氣憤,那短時的憤怒過了以後,可能他會十分後悔,所以你現在回家,你的父親不會再發怒,可能很歡喜哩!」女孩聽了,覺得很有道理,就自動的離船回家。

  且說女孩的父親,當時雖因一時的憤怒,命令兩個傭工把女兒綁赴黃浦江,可是女兒及傭工去後,心中忽然轉覺萬分後悔。同時女孩的母親,也覺得丈夫太過分,責罵丈夫,夫妻二人正在吵架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,忽聽女兒開門進來,大喜過望,女兒將經過情形向父母敘述,全家都對素不相識的莫先生,內心萬分感激。

  易經上說;「積善之家,必有餘慶;積不善之家,必有餘殃。」莫文通本來世代務農,由於克勤克儉,有錢培植兒子讀了很多書,孫兒莫昊,鄉薦第二,曾孫莫愚,中了舉人,玄孫莫如忠,位至嘉靖戊戌年進士。這樣看來,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之說,洵非虛言。(取材自善人傳)

 

  12  劉理順坐懷不亂

  河南省杞縣劉理順先生,早年曾在一富翁家設館授徒。主人家為了尊師,特地雇一婢女,專門侍候劉老師的飲食起居。婢女不僅年輕貌美,且天性聰慧,朝夕在劉老師的身旁,聽候使喚,晚上更臥在老師寢室旁的床榻。

  普通人的常情,男女相處日久,不免會發生感情,即使最初的感情是純潔的,日久往往會變質成為色情。因此在富翁家人及其他人看來,劉老師與婢女之間的關係,可能是不尋常的。

  光陰真快,劉老師在富翁家教書,轉眼已逾三年。由於老師另有高就,向富翁表示辭意,可是老師平日教書認真,頗受學生及家長們的愛戴,大家一致挽留,奈何老師辭意堅決,決定離館。

  富翁心想:「老師與婢女朝夕相處,三年之久,一定會發生難解難分的感情,現在老師一旦離去,將使婢女的感情如何安頓呢?」

  館主人對老師說:「我們這位丫頭,三年來朝夕侍候老師,頗蒙照拂,倘若老師不嫌棄。她極願侍奉老師終身,請老師把她帶回府上去吧!」

  老師回答說:「承蒙貴府專雇這位小姐,多年來對我起居飲食的照料,內心萬分感激,可是我家中已有妻子,怎可把她帶回去呢?像這樣容貌美麗端莊的小姐,希望你們好好替她擇配而嫁,我是不能把她帶回去的。」

  富翁說:「老師家中雖有妻室,但老師既認為她貌美端莊,對她頗有好感,可以帶回作老師的姨太太,豈不是讀書人的風流韻事,有何不可呢!至於老師說替她擇配而嫁,可是大家都認為她與老師很有感情了。」

  劉老師聽了,十分不悅,正色的說:「你們簡直把我當作小人,事實上三年以來,我與她雖然朝夕相處,可是從來沒有非非之想,更談不上有何非禮,確是十分純潔。至於你說那是讀書人的風流韻事,但我看來,對女孩非禮,不是韻事,那是醜惡的罪行。我讀的是聖賢書,決不會做有損人格的醜事,你們不要把我看扁了!」

  富翁表面上雖向劉老師解釋,說明自己是好意,希望不要誤會,可是心上還是懷疑。富翁想:「劉老師雖然家有妻室,可是三年來從未請假回家,妻子不在身邊,又有美麗的少女朝夕相陪,怎有不動心的道理呢?」因此他決定囑妻子向婢女考驗詢問一番。

  富翁太太私下把婢女叫來密談,問婢女說:「劉老師平日閑來是否向你調笑呢?」

  婢女答:「劉老師平日態度很莊重,從來沒有向我調笑,從來沒有向我說過一句不規矩的話。」

  「劉老師在沒有他人看到時,有沒有對你動手動腳呢?」富翁太太這樣問。

  「平日劉老師身體偶有病痛,我為了看護的必要,有時照料他起居,確是有的。可是即使如此,他也毫無反應,從來沒有碰我一下。」婢女如實的回答。

  富翁太太更進一步的追問:「劉老師在夜間,有沒有到過你的床上呢?」

  婢女十分肯定的回答說:「每天晚上都是他先睡,早上都是我先起,他絕對不可能到過我的床上。」

  雖然婢女把劉老師說得十分規矩,可是富翁太太還是不甚相信,認為婢女故意為劉老師掩飾。又對婢女說:「丫頭,你在我家很多年,我一直把你當作親生女兒,你的下體給我看一看好嗎?」

  真金不怕火來燒,經富翁太太仔細的檢查,婢女的處女膜毫無破損,竟是十分純潔的完璧。

  富翁太太把與婢女談話及檢查的經過,一五一十的向丈夫報告,從此他們才深信劉老師確是一位道德高尚的真君子,以前把他看扁,覺得十分慚愧。

  夫婦二人立刻再找劉老師,向他解釋說:「老師多年以來,認真教導我們的子弟,獲益良多,我們為了表示感謝,原來想把婢女送給老師做姨太太,現在才恍悟我們原來的想法,真是以小人之腹,度君子之心。我們現已深深認識老師不僅學問淵博,且是品德修養很深的真君子,不是我們小人之腹所能度量的,請老師多多原諒。」

  富翁即席贈詩一首云:「冶容堪愛又堪憐,三載隨君一室眠。情近坐懷從未亂,方知柳下不虛傳。」

  劉老師即席答詩云:「誰謂妖嬈我亦憐,情牽不動只孤眠。席前有妓胸無妓,明道於今語尚傳。」

  前面劉老師詩中引述明道曾云:「席前有妓胸無妓」,只是描寫見色不動淫心的意境,並非指婢女即妓女。至於富翁詩中讚譽劉老師像柳下惠一樣的坐懷不亂,我們不妨再談談柳下惠的故事。

  柳下惠是春秋時代人,有一天,夜宿郭門,正值冰天雪地的嚴冬,忽然有一女子進門,要求同宿,柳下惠看那女人衣服單薄,冷得發抖,深恐她會凍死,就把那女人抱在懷中坐著,使她得到暖氣而不致凍死,一直坐到天明,沒有犯淫行。柳下惠為了救人而不避嫌疑,不犯淫行,所以孟子讚譽柳下惠是聖之和者。

  富翁認為劉理順先生的德行,可與春秋時的柳下惠媲美,所以詩句中說:「情近坐懷從未亂,方知柳下不虛傳。」

  一個有道德修養的人,前途都是光明的。後來劉先生赴京應試,狀元及第。(取材自覺世篇註證)

 

  13  史某救人不淫免火災

  河北省獻縣史某,為人雖不拘小節,但秉性豪爽正直,不是卑鄙齷齪的小人可比,因此,在社會上的人緣很好,頗受人們愛敬。

  有一天,史先生外出歸家,歸途中行經一個小村。看到村中一家,有一對夫婦,抱著一個嬰兒,相擁哭泣,哭得十分悲傷。

  史先生問:「你們為了什麼事?哭得這樣悲傷呢?」

  村民答:「我欠了富戶人家很多的債,無法償還,可是富戶索債甚急,不得已把妻子賣給他們為妾。我們夫婦平時十分相愛,且幼兒尚需哺乳,現在妻子要離開我及幼兒,怎能不傷心呢?」

  史先生問:「你欠富戶多少錢?你的妻子賣出,可得多少錢呢?」

  村民答:「我欠富戶三十金,妻子賣出,可得五十金。」

  史先生問:「是否可以花錢把你妻子贖回呢?」

  村民答:「契約已寫好,錢還沒有付,當然可以贖回。」

  史先生聽了,毫不猶豫的掏出七十金,交給村民。十分和藹的說:「給你們七十金,你們可把三十金償清債務,四十金給你們做經商謀生的資本,可以不必賣妻了。」

  村民夫婦破涕為笑,對於史先生的德意,十分感激,就留史先生在家中,招待他喝酒吃飯。

  正在喝得酒酣耳熱的時候,村民湊近妻子的耳朵,十分細聲的說:「我抱著兒子外出,你招待史先生住宿,陪他睡一晚吧!」說著,並請史先生慢慢吃,自己有事要外出。

  史先生看到男主人外出,不便再留,表示告辭。正要起身時,村婦把他拉住坐下來,並且說:「史先生救了我們一家,大恩大德,不知怎樣報答才好,今天住在我家堙A我可陪你一起睡。」

  面對這樣的誘惑,史某毫不動心。正色的說:「我出錢解救你們的急難,完全出於純潔的同情心,不求報答。你們請我喝酒吃飯,我已接受。至於陪我上床睡覺,我絕對不能做汙損人格的事。」說完,掉頭就走。

  半月以後,史某鄰居發生火警。當時農村秋收方畢,家家屋上屋下,堆滿了稻草,因此火勢蔓延,十分迅速。熊熊的烈火,快要燒到史某的房屋。他家中重重的門戶,一時無法逃出,全家三人,急得走頭無路,哭叫著大喊救命。

  忽然聽到空中似有神明喊著說:「史某一家除名。」接著轟然一聲,房屋後壁向外倒塌,使得他們得有逃生的出路,史某左手攜著妻子,右手抱著兒子,奔出了屋外,一家人倖免於難。

  這一次火災,村中有九人葬身火窟。史家從危險中逃得性命,大家認為是他行善的善報。有人知道他救人不淫的善行,更認為他捐金之功十之四,拒色之功十之六。(取材自閱微草堂筆記)

 

  14  袁公不淫貧婦,子失復歸

  明末清初的時候,人民流離失所,備受匪亂之苦。

  陝西省袁公,為避闖匪之禍,被迫離鄉背井,以致妻離子散,隻身流亡到江南。

  袁公定居江南以後,生活漸漸安定,由於兒子已在流亡途中散失,急欲娶妻生子,因此買了一位貧婦。

  貧婦到了袁家,背著燈在暗中哭泣,袁公見狀,詳細詢問她的身世。

  原來那位貧婦早有丈夫,因為家中貧窮,無法生活,不得不賣身求生。可是想到平日與丈夫十分恩愛,因此不禁悲傷哀痛。

  袁公睹此情狀,油然而生惻隱之心,雖然時已黃昏,不與貧婦同睡,一直坐到天明。

  第二日,袁公詢明貧婦丈夫的住所,把她送還其夫。除了已付的身價以外,更加贈一百金,使他們夫婦二人,得到一筆做生意的本錢。

  貧家夫婦遇到袁公這樣的大善人,真是感激涕零。後來他們憑著袁公贈送的資金,經營商業,十分順利,生活竟一天比一天的富裕起來。

  他們夫婦感謝袁公的大恩大德,常思報答。看到袁公孤零零的一人,既無妻子,又無兒女,因此很想替他介紹一位賢淑的婦女,可以結婚生子,奈何一直沒有適當的機會。

  有一次,他們經商至揚州,遇到一個人,要把一個男童出賣,他們看到那個男童生得很清秀,心想既無機會為袁公介紹婦女成婚,那麼送他一個男孩,也是報答袁公的好辦法,說著,就把那個男童買下。

  回家以後,夫婦二人帶著買來的男童,渡江至袁家。說也奇怪,男童一到袁家,看到了袁公,竟大呼「爸爸!爸爸!」不僅夫婦二人大為驚奇,更使袁公喜出望外,原來這個男童,就是袁公在逃亡途中散失的兒子,現在骨肉團聚,頓使父子二人擁抱在一起。

  社會上有少數壞男人,對於貧苦家庭的婦女,往往乘其急迫,利誘姦污,那是十分不道德的。像本文的袁公,原擬娶那貧婦為妻,後來發覺她有丈夫,就打消原意,不僅毫無淫念或淫行,且能無條件的予以濟助,使他們家庭團圓,脫離貧苦,像袁公這樣的善行,實是難能可貴,足以正風勵俗。(取材自壽康寶鑒)

 

  15  王寵惠大叫拒裸女

  王寵惠博士,號亮疇,廣東省東莞縣人,早歲先後留學於英、美、德、日各國,曾獲美國耶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,法學造詣甚深,是民國以來最具學者風度的最高司法首長。

  王博士不僅學問淵博,且品格清高,仁慈爽直,淡於名利,生平不好女色。早年留學日本時,曾有一段嚴拒裸女的趣事,尤為人們津津樂道。

  光緒二十六年庚子年的秋天,國民黨人秦力山在大通起兵失敗,逃到上海,由王氏秘密收容,並資助秦力山遠赴日本。

  秦力山到日本後,在東京創刊國民報,宣傳革命,函約王氏擔任英文版撰述,因此王氏東渡日本。

  在東京的時候,王氏與秦力山租屋同住,王氏住在樓上,秦力山以及另有幾個留學生住在樓下,他們雇了一個日本下女,容貌豔麗,舉止妖冶。

  當時王氏只有二十餘歲,年少英俊,頗獲日本下女的傾心。那個日本少女常常向他獻媚,並且常以語言向他調戲,可是王氏道貌岸然,不為所動。王氏曾請秦力山勸告日本少女,以後不要再對王氏騷擾,奈何下女不聽勸告。

  有一天清晨四時許,天還沒有亮。那位春意蕩漾的日本小姐,赤身裸體的進入王氏房中,向他求歡。王氏見狀,大為驚駭,急忙大呼:「不可,不可!」下女只得狂奔而去。

  住在樓下的秦力山及其他幾位留學生,聽到王氏在樓上大叫,都從夢中驚醒過來,他們都跑到樓上,詢問發生什麼事?王氏當時不肯說。後來他們知道詳情,對於王氏見色不淫的定力,十分欽佩。

  王博士不僅精研法學,且英文造詣甚深,並精法文及德文,所著德國民法英譯本,聞名世界,蜚聲國際。一九五八年,病逝於臺北,享壽九十餘歲。(取材自革命逸史)


上一篇:
下一篇:不印邪淫書的善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