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文章

摩登伽女的啟示

[日期:2006-01-14] 作者:淨因  閱讀:


  在《法滅盡經》上說:「末法時代,《楞嚴經》先滅。其餘經典,逐漸而滅。」如果楞嚴經不滅,正法時代就現前。由此可見《楞嚴經》之重要性。《楞嚴經》的全名為《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》,或簡稱為《大佛頂首楞嚴經》,佛說該經的直接因緣為,阿難化緣時,遭摩登伽女之母以咒攝入淫室,體快要被毀壞時,佛陀令文殊菩薩持楞嚴咒前往救護阿難,將阿難與摩登伽女1帶回。阿難自恨道力未全,請佛宣說奢摩他、三摩提、禪那等諸佛如來得成菩提之最初方便。由此可見,摩登伽女是理解《楞嚴經》心要的關健性人物之一。

  本講座共分兩部分:

  1、以《楞嚴經》和《摩登女經》為依據,敘述發生在阿難和摩登伽女之間的真實故;

  2、分析本故事給人們的啟示。

摩登伽女的故事

  摩登伽女與阿難的故事主要依據《楞嚴經》、巴利文經典和大正藏第十四卷的《佛說摩登女經》2之記錄整理而成。阿難為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,佛陀三十二相,阿難三十相,由此可見阿難少年英俊,相貌莊嚴。而阿難陀的年輕貌美,也引起了很多麻煩。據《楞嚴經》第一卷記載,有次舉行大法會後,佛陀帶領許多弟子接受波斯匿王的供養,阿難沒跟上,於是就單獨到捨衛城街上乞食。3走了很久來到一個聚落,缽還是空的,阿難又熱又餓又渴。剛好前面有一口古井,一位女子正在那兒打水,阿難走到井邊,這名女子抬起頭看見這位出家人,眼前一亮,心中發出讚歎:"多麼莊嚴的比丘啊!"一念之間,她心裡生起強烈的愛念。

  這名女子名叫摩登伽女,屬首陀羅種姓。依據印度的傳統,首陀羅種姓的人為四種姓4中最下階級賤民,以清掃街路為業,他們既無權誦經、祭祀,亦不得投生轉世,更不能與四種姓中的其餘三個種姓交往,甚至不可以直接將水、飯食等物親自拿其他三種姓的人。所以當阿難向摩登伽女要水時,摩登伽女猶豫不決,不敢把水供養給阿難。阿難知其原因,安慰她道,"佛陀教導四種姓平等,你雖屬首陀羅種姓,但一樣可以供養比丘飯食。"摩登伽女聽後萬份高興,歡歡喜喜地將水倒入阿難缽中,並瞪著大眼注視著阿難,直到他離開。5

  摩登伽女回家後,便得了想思病,整日思念阿難,飯食無味,從此失去了人生的樂趣,終日不是憂鬱,就是沉思。眼看著花一樣的嬌容日見消瘦,她的母親放心不下,再三盤問她究竟有什麼心事折磨她。摩登伽女最後才告訴母親她的心思,母親設法讓她嫁給阿難。母親知道比丘是神聖不可犯的,女兒這種愛戀之心,根本不可能實現。可是女兒死求活求,一心只愛這位比丘。6

  母親愛女心切,只好硬著頭皮來找阿難,並說,"我的女兒對你一見鍾情,朝思暮想,我願將女兒許配給你為妻。"阿難說,"我所持的戒律不可以取妻。"摩登伽女的母親哀求阿難說,"你若不取我女兒,她便會自殺,懇請你求我女兒一命。"阿難十分為難地說,"我隨佛出家,身為比丘,不可結婚生子。"摩登伽女的母親回來後將情況如實向摩登伽女說明,並勸說女兒死了這條心。可摩登伽女不甘心,哭著對母親說,"我若不能成為阿難的妻子,便會死去。母親有大神力,可以求我。"母親答道,"天下之道力,無有人能勝過佛與阿羅漢。"摩登伽女說,"母親可以念符咒使阿難迷惑,天黑後不許他出門,然後我們便可以成夫妻了。"7

  摩登伽女的母親無奈之下,當阿難再次來到她家門口托缽化緣時,她便用邪術迷使阿難迷迷糊糊,身不由己地進入摩登伽女的家,摩登伽女大喜,把自己打扮得如花似玉,來誘惑阿難。阿難心知不妙,不肯依從。摩登伽女的母親大怒,在門前點燃一堆火,拉著阿難的衣服威脅說,"你再不順從,便將你投入大火燒死。"阿難心中有若難言,悔恨平時不用功,危難之時力不從心。8

  阿難危難之時,一心念佛,道交感應,佛陀心知阿難受難,趕緊派遣文殊菩薩到摩登伽女家附近去找回阿難,並且叫所有的比丘要全心一意持楞嚴咒。此時,阿難正在摩登伽女的室內,在即將破戒時,忽然間清醒過來,馬上離開摩登伽女,跑回佛陀的修行地。9 摩登伽女見阿難忽然離她而去,心中非常難過,來到寺前等阿難。阿難外出托缽,摩登伽女便傻傻地跟在他後面;阿難嚇得不敢出門,摩登伽女便在門外等候。摩登伽女一日見不到阿難,便無所適從,大哭而歸。10


  【註釋】

  1摩登伽女,梵語matavga,巴利語同。乃印度男性賤民之通稱。又作摩燈伽、摩鄧伽。略稱摩瞪。意譯作有志、憍逸、惡作業。女性賤民則稱摩登只(梵matavgi,巴同),此類賤民以清掃街路為業。瑜伽論記卷二十三上(T42。829c):"摩登只者,旃茶(疑作荼)羅女名摩登只,旃茶羅男名摩登伽,此二是通名也,此女但以掃巾為活"《大佛頂首楞嚴經》卷一記載,有一摩登伽女名G吉帝,曾蠱惑阿難。該淫女即為最下階級賤民旃陀羅種出身。《二十唯識述記》卷下、《玄應音義》卷二十二〕。

  2後漢安息國三藏安世高譯,大正藏T14。895a03-c14。

  3時波斯匿王,為其父王諱日營齋。請佛宮掖。自迎如來。廣設珍羞無上妙味。兼復親延諸大菩薩。城中復有長者居士同時飯僧。佇佛來應。佛敕大殊,分領菩薩及阿羅漢,應諸齋主。唯有阿難,先受別請。遠遊未還,不遑僧次。既無上座,及阿闍黎。途中獨歸。其日無供。即時阿難,執持應器,於所游城,次第循乞。心中初求最後檀越,以為齋主。無問淨穢,剎利尊姓。及旃陀羅。方行等慈,不擇微賤。發意圓成,一切眾生,無量功德。阿難已知如來世尊,訶須菩提,及大迦葉,為阿羅漢,心不均平。欽仰如來,開闡無遮,度諸疑謗。經彼城隍,徐步郭門。嚴整威儀,肅恭齋法。爾時阿難,因乞食次,經歷淫室,遭大幻術。摩登伽女,以娑毗迦羅先梵天咒,攝入淫席。淫躬撫摩,將毀戒體。如來知彼淫術所加,齋畢旋歸。王及大臣長者居士,俱來隨佛,願聞法要。於時世尊。頂放百寶無畏光明,光中出生千葉寶蓮,有佛化身,結跏趺坐,宣說神咒。敕文殊師利將咒往護。惡咒消滅。提獎阿難,及摩登伽,歸來佛所。阿難見佛。頂禮悲泣。恨無始來。一向多聞,未全道力。慇勤啟請,十方如來得成菩提,妙奢摩他,三摩,禪那,最初方便。於時復有恆沙菩薩。及諸十方大阿羅漢。辟支佛等。俱願樂聞。退坐默然。承受聖旨。"大正19?107a。

  4四種姓,梵語catvarovarnah,巴利語cattarovanna,指古代印度四種社會階級:(一)婆羅門(梵brahmana),譯作淨行、承習。又作梵志、梵種、梵志種、婆羅門種。乃指婆羅門教僧侶及學者之司祭階級,為四姓中之最上位。學習並傳授吠陀經典,掌理祈禱、祭祀,為神與人間之媒介。(二)剎帝利(梵ksatriya),譯作田主。又作剎利麗、剎利種。乃王族及士族之階級,故又稱王種。掌管政治及軍事,為四姓中之第二位,然於佛典中,則多以其為第一位。(三)吠捨(梵vaicya),譯作居士、商賈、田家。又作毗捨、鞞捨、工師種、居士種。乃從事農、工、商等平民階級,為四姓中之第三位。(四)首陀羅(梵cudra),譯作農。又作輸陀羅、戍達羅、戍陀羅、首陀、惡種、殺生種。乃指最下位之奴隸階級,終身以侍奉前述三種姓為其本務。又前三種姓有念誦吠陀及祭祀之權,死後得再投生於世,稱為再生族。反之,首陀羅既無權誦經、祭祀,亦不得投生轉世,故稱一生族。《摩登女經》

  5"聞如是,一時佛在捨衛國祇樹給孤獨園,時阿難持缽行乞食。食已阿難隨水邊而行,見一女人在水邊擔水而去。阿難從女丐水,女即與水,女便隨阿難,視阿難所止處,女歸告其母,母名摩登。"《摩登女經》

  6女於家委地臥而啼,母問女何為悲啼。女言:"母欲嫁我者莫與他人,我於水邊見一沙門從我丐水,我問何字名阿難,我得阿難乃嫁。母不得者我不嫁也。"《摩登女經》

  7母出行問阿難,阿難者承事佛。母已知還告女言:"阿難事佛道。不肯為汝作夫。"女啼不飲食言:"母能知蠱道。"母出請阿難歸飯。女大喜。母語阿難:"我女欲為卿作妻。"阿難言:"我持戒不畜妻。"復言:"我女不得卿為夫者便自殺。"阿難言:"我師佛,不得與女人共交通。"母入語女:"阿難不肯為汝作夫,言其有經道者不得畜婦。"女對母啼言:"母道所在。"母言:"天下道,無有能過佛道及阿羅漢道。"摩登女復言:"但為我閉門戶無令得出,暮自當為我作夫。"《摩登女經》

  8母閉門以蠱道縛阿難,至晡時。母為女布席臥處,女大喜自莊飾,阿難不肯前就臥處,母令中庭地出火,前牽阿難衣語阿難言:"汝不為我女作夫,我擲汝火中。"阿難自鄙為佛作沙門,今日反在是中不能得出。《摩登女經》

  9佛即持神,心知阿難。阿難還至佛所白言:"我昨日行丐食,於水邊見一女人我從丐水,我還到佛所,明日有一女人名摩登,請我欲得歸飯我,出便牽我,欲持女與我作妻。"我言:"我持佛戒不得畜妻。"《摩登女經》

  10女見阿難得脫去,於家啼哭。母言:"其有事佛者我道不能勝,我本不語汝耶?女啼不止續念阿難,女明日自行求索阿難,復見阿難行丐食,隨阿難背後,視阿難足視阿難面,阿難慚而避之。女復隨不止。阿難還歸佛所,女守門阿難不出,女啼而去。《摩登女經》
 
  阿難在毫無辦法的情況下,向佛求救。佛陀問摩登伽女,「你如此苦苦追阿難,為什麼呢?」摩登伽女回答道,「阿難無妻,而我無夫,我和阿難正好可以結為夫妻,請佛慈悲成全我們的好事。」佛說:「你真的很愛阿難?」摩登伽女說:「我真的非常愛他。」佛說,「阿難沒有頭髮,你若肯剃除秀髮,你和她一樣了,我才可以讓阿難取你為妻。摩登伽女毫不猶豫地答道,」為了阿難,我什麼都可以做。「佛陀說,」那麼回家告訴你母親,剃髮後再回來。11 

  摩登伽女回家後,請求母親為她剃除秀髮。摩登伽女的母親非常傷心地說,」女兒的頭髮猶如孔雀的羽毛,理應小心保護才對。你美若天仙,國中英俊男子那麼多,我一定能幫女兒找一個如意的郎君,又何必苦苦的要嫁給一個沙門呢?「摩登伽女回答說,」我生為阿難的人,死為阿難的鬼。今生我非阿難不嫁。「摩登伽女的母親一邊流淚,一邊替女兒剃下秀髮。12 

  摩登伽女剃光頭髮後,高高興興地來到佛面前說,」我已落髮,請佛陀履行您的諾言。「佛陀問摩登伽女,」你愛阿難什麼呢?「摩登伽女答道,」我愛阿難明亮的眼睛,我愛阿難英俊的鼻子,我愛阿難迷人的耳朵,我愛阿難甜美的聲音,我愛阿難高雅的步伐,我愛阿難的一切。佛陀問,「阿難眼中的眼淚不淨,鼻中的痰不淨,口中的唾液不淨,耳中的耳垢不淨,身內的屎尿骯髒不淨。婚後行不淨污穢,生子後便生老病死等苦,由此觀之,阿難的身體有何值得愛的?」13 

  為了進一步引導摩登伽女領悟不淨觀,佛陀叫人把阿難的洗澡水端出來,問她:「你既然那麼愛阿難,這盆水是阿難的洗澡水,你就將它喝下吧!」摩登伽女嚇了一跳說:「佛陀,你是大慈悲者,這麼髒的水為何叫我喝呢?」 

  佛說:「每個人的身體原本就是這麼髒的,現在阿難健康時你就已經嫌髒了,那他將來老死敗壞時,你又將作如何想呢?」 

  摩登伽女聽了佛的話,忽能觀察人身的不淨,再也愛不起來─原來阿難的身體一樣這麼髒,那還有什麼可以愛的?從此愛念、貪念都消除了,頓然開悟,真的出了家,證了初果。14 


  【註釋】 
  
  11 阿難前白佛:「摩登女今日復隨我。」佛使追呼摩登女見之,佛問汝追逐阿難,何等索?女言:「我聞阿難無婦。我又無夫,我欲為阿難作婦也。」佛告女言:「阿難沙門無發,汝有發,汝寧能剃汝頭髮不?我使阿難為汝作夫。」女言:「我能剃頭髮。」佛言:「歸報汝母,剃頭發來。」《摩登女經》 
  
  12 女歸到母所言:「母不能為我致阿難。佛言,『剃汝頭發來,我使阿難為汝作夫。』」母言:「子我生汝,護汝頭髮,汝何為欲為沙門作婦?國中有大豪富家,我自能嫁汝與之。」女言:「我生死當為阿難作婦。」母言:「汝何為辱我種。」女言:「母愛我者,當隨我心所喜。」母啼泣下刀剃女頭髮。《摩登女經》 
  
  13 女還到佛所言:「我已剃頭髮。」佛言:「汝愛阿難,何等?」女言:「我愛阿難眼,愛阿難鼻,愛阿難口,愛阿難耳,愛阿難聲,愛阿難行步。」佛言:「眼中但有淚,鼻中但有洟,口中但有唾,耳中但有垢,身中但有屎尿臭處不淨。其有夫妻者,便有惡露;惡露中便有子;已有子便有死亡;已有死亡便有哭泣,於是身有何益?」《摩登女經》 
  
  14 女即自思念,身中惡露。便自正心即得阿羅漢道。佛知已得阿羅漢道,即告女言:「汝起至阿難所,女即慚而低頭,長跪於佛前言:」實愚癡故逐阿難耳,今我心已開,如冥中有燈火。如人乘船船壞依岸,如盲人得扶,如老人持杖行,今佛與我道令我心開。「參閱證嚴上人《三十七道品講義》。《摩登女經》


上一篇:屎居士與夢幻女
下一篇:刊淫詞,談麗色。